微众银行钟爱的“区块链”

日期:2019/8/29 14:39 点击数:442 

说来,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

那天下午,浓稠的光线从窗户射进来,教室里没有飞扬的粉笔末。刚上初一的小中哥坐在教室第一排,毫无预兆地被卷入了我人生中第一次“选秀”。

班主任李丽敏老师决定用这节课的前15分钟选一下班长。她在黑板上写了五个候选人的名字,其他三个路人我已经忘记了,我只记得其中两位是刘岩和郭晓宇。(我写的都是真名,如果记忆有误,还望见谅。。。)

全班64个同学,对这五个候选人发起疯狂的无记名投票。唱票的环节完全公开,老师念一个名字,刘岩就在黑板上画一个正字,同学们个个眼里带刀,好像置身一场灯火闪耀的真人选秀现场。要知道,那时距离第一届超级女声还有整整四年。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最后一张票念完,刘岩和郭晓宇的票数并列第一。全班哗然。李老师沉吟半晌,决定借鉴大洋彼岸某国选村长的模式,排除其他候选人,对他俩进行第二轮投票。为了排除干扰,李老师还专门把刘郭两位童鞋请出门,她亲自画正字。

31票对31票。。。

全班爆燃。两位候选人闻声推门,一脸我勒个去。

李老师大概也没想到自己能玩出这种骚操作,面对64双聚焦在她脸上的小眼神,一瞬间有点方。不过她很快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拿书一拍讲桌:“我的这一票,投给郭晓宇。”

后来刘岩被李老师叫出去谈心,她回来的时候,抹着眼泪。此时,下课铃刚好打响。

总之,这是我印象深刻的一节课。

我的同桌那天请假没来,第二天我跟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了昨天的故事:“你要是昨天在,就能看到那场世纪大选啦!”他说出了一句我至今难忘的哲言:“如果我昨天在,所有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注意,细节里有魔鬼。看热闹的你估计忽略了中哥隐藏在故事里的两个重要信息:

老师明明说用15分钟选班长,最后却干出去整整一节课。

一个真理不言而喻:只要人数大于等于2,集体决策时就需要大家“打成一致”,这时就必须有一个“仲裁者”主持公道。在选班长的故事里,李老师就是仲裁者。她的做法几乎无可指摘,但她毕竟是个肉身的存在,搞定两次选举+终极决断+谈心,必然要耗费很长时间。

如今我忽然明白:在冬日午后的暖阳里,浪费出去的45分钟时间,才是这次“选秀”的真正成本。

于是,这个世界露出了羞赧的目光,因为我在她的底裤上发现了一个破洞,并试图在接下来的文章里帮她缝好。这个破洞是什么呢?

 

一、破洞和补丁

不急着上车。老规矩,先跟中哥来一场思想实验。

来看三个递进的关键词:摩擦力、区块链、分布式商业。

1、摩擦力

凡是集体,必有摩擦。

你可能不知道两个冷知识:

1)蚂蚁去搬运粮食的过程中,会和沿路返回的每一个同伴碰触角交换信息。而每一个同伴给它描述的食物位置不一定相同,蚂蚁最终相信的地点,一定是大多数同伴指认的那个。2)蜜蜂决定搬家时,会有几只工蜂先去探路,发现适合的落脚点就回来用跳舞的形式报告地点。当然,五只工蜂可能给出五个地点。而其他屌丝蜜蜂就随机选择一个前去复查,如果觉得合适就回来跟工蜂跳相同的舞蹈。最终,绝大多数蜜蜂投票的地点,就会成为最终结论。蜜蜂们搬着行李箱开始上路。

你可能已经看出来,这和中哥选班长从本质上来说是一回事。神奇的进化已经在动物脑子里刻好了一种“共识机制”,概括起来就是:“多方验证,多数胜出。”

用脚指头想都明白,蚂蚁、蜜蜂、人类决策的方法这么复杂,肯定会很浪费时间。但这几乎已经是我们保持决策正确前提下所能做到的最高协作效率了。

注意!注意!注意!定义来了:

这种为了达成协作而必须反复进行信息交换所浪费的时间,就是我所说的“摩擦力”。

“摩擦力”,就是世界底裤上的辣个漏洞。

杯具的是:因为我们是人,要顾及的事情太多,“摩擦力”也更大,协作效率还真未必有蚂蚁高。你看英国脱欧,恨不得腐国人吵了几年才打成一致。脱欧是大事,吵一吵也值得;但遇到“朋友欠你100块不还”这样特别小的问题,你俩来回吵架甚至报警就得不偿失了,还不如自己忍了。。。

洗具的是:幸好我们是人,我们懂得依靠工具——互联网——来减小协作的摩擦力。

具体来说,互联网怎么减小我们的“摩擦力”呢?

 

2、区块链

区块链一点都不神秘。它就是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把“仲裁方”变成了一段代码,然后由多台计算机分散执行,从而可以让这套系统来组织大家协作。

防止你有点懵,我还是拿蚂蚁举个例子吧。

普通蚂蚁不是要一对一地确认食物的位置么。现在假设所有蚂蚁都变身成“区块链蚂蚁”,每一个从食物现场回来的蚂蚁,都能把自己看到的位置通过互联网向全链广播。一只萌新蚂蚁,只要发射脑电波上链查一下,大多数蚂蚁都指向2号老槐树下,那就直奔那里好了。

你看,同样的决策流程,交给区块链和计算机去协调,就不知道快到哪里去了,蚂蚁们有更多的时间用来谈笑风生。

而且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某个问题只要机器能解决(哪怕现在解决得很差也没关系),那就大松一口气——接下来只要不断提高区块链运行的效率,降低成本,就能继续一点点减小决策的摩擦力。

区块链就是这个世界的“补丁”。有了它,人们达成合作就容易多了。

 

3、分布式商业

人类社会有一个真理:一旦某个东西的成本降低,这件东西的数量就会极速增加。

例如,福特发明了流水线,让汽车的生产成本大幅降低,于是美国家家都买了汽车;手机成本越来越低,于是每人抽屉里都塞着好几个手机;在网上说话的成本越来越低,所以口无遮拦的贱人越来越多。

你品品是不是这个理儿。

所以下一个结论就是:既然区块链让“达成合作”的成本降低了,那么“达成合作”的次数就会增加。

举个现实的栗子吧:

你想用家里A品牌的智能音箱控制B品牌的台灯,B台灯说凭神马啊,A音箱每控制我一次,要给我一毛钱。A说好的。这时候,理论上A公司要和B公司签订合同,每控制一次就要给B一毛钱。结果到月底结账的时候问题来了。A说我控制了你1000次,B说不对,我被你控制了1024次。为了这两块四,两家打官司又不划算。只好不欢而散。(这样协作的成本就很高)这时候就是区块链大显神威的机会了,每次A音箱调用B台灯一次,就会自动触发一段代码,向一个区块链广播:我要付一毛钱。区块链上的十个记账节点就都拿小本本记好:“A要向B付一毛钱”。月底结账时,大家只要上区块链上查查,显示多少就付多少。没皮可扯。(这样协作的成本就很低)

我刚才说的这种做生意玩法,其实有个掉渣天的名字:分布式商业。

你看,按照那个设想推演,未来中国吃穿住行,生产制造,甚至农业水利的很多商业场景,凡是需要ABCDE几个供应商一起为客户服务的场景,都可以用以区块链来协调供应商之间的合作。(后面我们会举例)

这事儿还挺科幻的。。。

告诉你个秘密,在中国,真的有一群技术人是“分布式商业”的死忠信徒。他们不是给“区块链”写个牌牌,早晚烧炷香的那种。他们对区块链的爱,表现为从2015年就开始死去活来地研究底层技术,并且让区块链真的用到各行各业。

甚至刚才中哥唠叨的这些脑洞,都是他们启发我的。

你也许猜不到,这群技术狂人来自一家炒鸡神秘的组织——微众银行。

 

二、一个艰难的决定

2015年5月1日,马智涛从深圳回到香港陪家人。

虽然是劳动节,但他心里却没有半点假期的惬意。因为,他所在的微众银行,就要在几天以后发布首款产品“微粒贷”。而他的岗位,正是微众银行的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CIO),要为整个银行的技术保驾护航。

人们认定小谢霆锋必须优秀,仅仅因为他出生在明星家庭。同理,腾讯投资的微众银行,从第一天起就站在聚光灯下。纵然马智涛知道,如此刻出生的无数婴儿一样,微众银行将要在漫长的岁月里独自面对浩瀚又冰冷的世界。

顺着窗外望去,车水马龙,他突然陷入回忆。

就在1994年的今天,24岁的他在电视机前目睹了一场“世纪追寻”。他的偶像,著名车手塞纳在圣马力诺赛道上突然冲出赛道,以300公里的速度撞上混凝土墙。

“如果他没那么爱自己的理想,也许就会早一毫秒踩下刹车踏板。但是,人们喜爱他,不也正是因为他敢于追逐看上去不可能的东西么?”他想。

穹顶之下,白云苍狗,2019年的今天,马智涛坐在我对面,聊起他最初的设想:

微众银行没有传统银行的线下网点,这就注定了我们如果跟在传统银行屁股后面,肯定是死路一条。那我们有什么呢?想来想去,也许只有一条路——技术。

马智涛

微众银行一直对前沿技术很敏感。早在开业之前,就玩过一次“技术大冒险”。他们放弃了所有银行都在采用的小型机架构,转而冒天下之大不韪地用云计算技术搭建了一套“分布式银行系统”。(这个故事挺惊心动魄的,浅友们可以看中哥之前的文章《腾讯偷塔》)

那次豪赌,实打实地改变了微众的命运。如今微众银行一天的交易量大概是3亿笔,这个数量完全可以比肩国有四大行。如果不是底层这些云计算技术,难以想象微众为了支撑这些交易,要购买多少昂贵的国外设备。

在时间的栈桥上观望,微众银行成立初期,正是滴滴、Airbnb 这种共享商业模式崭露头角的时候。

这些公司在把以前一个团队就能完成的任务,分配给了很多合作伙伴来共同完成——滴滴司机、Airbnb 的房东,他们不属于公司,却能和公司平等合作。有了互联网的加持,“分布式”属性更强的共享经济一下子比师出同门的加盟连锁经济长得更壮实。

共享经济肯定不是终点。我们进一步想,未来是不是可能连滴滴、Airbnb 这样的公司也可以加入分布式商业模式呢?

马智涛挑挑眉毛。

注意一个细节。一堆分布式的个体组成一个整体对外服务,对于用户来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在这个分布式集体内部,相互的交易结算就会急剧增多。

“交易”、“结算”,这都是微众银行的商业机会呀。

于是,早在2015年,马智涛就有一种莫名的紧迫感,要为支撑未来这种标准化、高频的交易寻找一种新技术。那这个技术的候选人是否会是区块链呢?

三、向左、向右

“Hata,我请你来负责区块链的业务发展好不好?”马智涛说。

“那我的团队有多少人?”Hata问。

“目前就你一个。”马智涛围笑。

没错,2015年下半年,微众银行决定探索区块链技术时,阵容就是这么惨烈。

Hata 的真名叫做范瑞彬,这个英文名是他在腾讯时候就用的。老炮儿 Hata 2004年就加入了鹅厂,曾是手机QQ初创团队的核心成员,长期负责手机QQ后台的整体建设。2015年,他从腾讯跳到微众银行的目的很简单:想做一些有挑战的新任务。没想到屁股还没坐热,这第一个挑战就过于刺激。

当时,比特币刚刚开始火爆,那些技术老炮儿对于区块链还是蛮有兴趣的。很快,Hata 就骗来了五个愿意跟他一起“闹革命”的骨干,其中一位就是张开翔。

现在看来,区块链最火的应用就是发币了,难道我们也要发币吗?

几个人围在桌前,皱着眉。

摆在他们面前的,其实是两条路:公链 or 联盟链。

给不懂的浅友简单科普下:

从吃瓜群众的角度,你能看到最明显的区别就是——有没有“币”。为了解释这个,我带你想象一个简单的场景:

A给B送了一份外卖,要收10块钱。如果用公链记账,阿猫阿狗恨不得十万人参与其中,最后没人能监督B真的把钱给A。怎么办呢?他们只能找个折中方案,就是发明个什么币,用智能合约技术强制把B的的10块代币划给A。(A可以再想办法把币卖了换钱。。。)但联盟链就不一样了,联盟成员可能只有5个,又都是有头有脸的企业。A不会不把10块钱给B。所以区块链只管保证A和B在相互给多少钱这个数额上没有疑义就行了。

盯着写在白板上的这两条技术路线,Hata 说:“我怎么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好讨论的。我们是持牌的金融机构,如果做公链,还发币,未免对金融太不敬畏了。。。”

其他人纷纷点头。

于是,微众银行就这样选择了联盟链路线。后来的事情大家也许听说了,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声明”,明确禁止了中国境内公链和代币的运行。

我问 Hata:当时路线二选一,万一选错了可就麻烦了。你有没有觉得后怕。

他说:完全没有,再给我们选一万次,我们肯定都选联盟链。这个抉择并不难。


四、一穷二白

做联盟链,首先你得先有个联盟。这很合理吧。

2016年5月,微众银行联合深圳市金融科技协会、深证通等二十余家金融机构和科技企业共同发起成立了一个听上去很土豪的组织——“金链盟”(全称是: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

有了联盟,接下来就要考虑,这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要做什么呢?

几家企业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场景,那就是金融机构间的“对账平台”。

金融机构之间,会涉及到相互转账,而且经常是你来我往每天成千上万笔。过去对账的方法是,每天晚上下班以后两家把自己当天的账本拿出来,进行对账和清算。

遇到两家账本上数字一样还好,如果不一样,那可麻烦了,各自回去一笔笔对账,看看到底谁算错了。实在查不清楚就要扯皮或者一方委屈迁就。经常一搞就是一天,第二天新的账来了,昨天的还没搞定。

解决这种问题恰好是区块链的长项。每一笔交易都由联盟的节点们记在分布式账本上,想什么时候看就能看,而且都是实时数据。每天晚上,各家机构根据区块链账本上的数字统一结算就完事了。

就干这个!

从零开始,开翔决定先参考一下市面上流行的区块链代码。找来找去,入得了法眼的基本只有两个:比特币、以太坊。

 

比特币过于简单,只有个转账功能。以太坊好一些,起码有了智能合约。但是它所有交易都那么赤裸裸地摆在链上,谁都可以查看。虽然账户是匿名的,但别有用心的人通过大数据分析,分分钟就能知道账户的户主是谁,这完全不符合金融交易的安全规范啊。。。

开翔说。

最后,他们决定,只把区块链的“魂”移植过来,包括密码学算法、协议包组织、区块的结构,其他一律自己重写。。。

越写越火大。

“就和我们十几年前做手机QQ遇到的问题如出一辙。”Hata 吐槽。

Hata 的回忆直接穿越到手机QQ第一版推出的2003年。这一年,距离乔布斯从兜里掏出第一部 iPhone 还有四年,距离谷歌发布 Android 系统还有五年。

那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强大的,酒精考验的移动 OS,抬眼望去,市场上总共有十几个操作系统平台,成熟度都不好。塞班就算是最好的,功能也有很大限制。码农都懂的,操作系统底层越不完善,在上层写应用就越痛苦。

Hata说。

 

当时手机QQ团队的那些人好难的,一边给操作系统这个“舞台”贴补丁,一边还得在上面唱歌跳舞,还在上面干出了移动互联网历史上第一个日活过亿的产品。

就是这么一步一步“All in”了五六年,才等来了 iOS 和 Android。不过话说回来,人生的路不白走,每一步都算数。企鹅帝国移动生态的底子也就是这么打下来的。

实际上,2016年区块链底层系统生态之简陋,比2003年的手机底层系统的穷酸有过之而无不及。。。

怎么办?

这回他们可不想再等五年,等外国人给自己做一个区块链的底层操作系统。Hata 一拍桌子——我们他喵的自己干!

五、金光闪闪的引擎

做一套区块链底层操作系统,有点像组一桌麻将。

你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是打四川麻将,还是打台湾麻将,还是打芝麻酱?换句话说,大家按照什么规矩玩。

没错,这就是“共识算法”。

1、共识算法

在区块链界的共识算法有很多,篇幅有限这里就不介绍了。但作为联盟链,最好的共识算法就是 PBFT,它有个很美的中文名称:实用型拜占庭容错。

 

实用拜占庭容错

科普一下:拜占庭容错这个机制来源于“拜占庭将军问题”,感兴趣的浅友可以上网查,这里不赘述。拜占庭容错机制,其实有点像之前说的“蚂蚁问路”。

一只蚂蚁A想知道食物在哪,他就沿途跟四只蚂蚁碰触角。结果这四只蚂蚁都告诉他食物在老槐树下面,那么蚂蚁A就确信食物在老槐树下。但是,假设四只蚂蚁中出了个叛徒。对,蚂蚁中出了个叛徒,结果就会是:三只蚂蚁告诉A:食物在老槐树下, 一只蚂蚁告诉A:食物在马路中间。这么一来,蚂蚁A不仅知道食物在老槐树下,还知道了谁是叛徒。

你看,这就是容错的含义了:虽然记账节点里有叛徒,但是并不影响结果正确。区块链就是这么神奇。

当然我动动嘴很简单,真要把这套玩法实现,会涉及很深的数学和代码工程学知识。

开翔带着几个兄弟读了无数艰深的英文论文,没日没夜干了半年,一个版本一个版本打磨,终于一点点用金融级的代码实现了“实用拜占庭容错共识机制”。

“共识算法”搞定了,擦擦汗,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安全性”。

 

2、安全性

刚才也说到,一般的公共区块链系统,为了保证运行效率,数据都是明文保存的。

但是,金融级区块链系统,里面的数据都是一笔笔交易,如果用明文存储,万一被黑客入侵拿走,可想而知,这事儿有多大。。。

而且因为区块链是分布式的形态,交易数据会同时保存在好几家节点公司里。就像原来机密文件藏在一个人手上,只要他保护好就行;现在分了十份拷贝拿在了十个人手里,保管难度大大增加。

开翔开始设计这套安全机制:

抗DDoS、防渗透这种网络安全防护,能装的都给它装上,让黑客进不来;把数据库放在沙箱里,和其他网络物理隔离,让黑客进来也偷不走;把交易数据全部按照金融级最高标准加密,把加密机锁在绝密的保险柜里,让黑客偷走数据也读不了。

最变态的来了:

最后,统领一切的那个核心秘钥被截成了三段,分别放在三个关键人物手里,只有他们三个同时在场,才能拼出完整的秘钥解开数据。。。

加密成这个亚子,已经保证联盟链之外的人看不到交易信息。但这还不够,有一些信息,连联盟成员内部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下都不能坦诚相见。没错,这就是隐私数据。

 

3、隐私保护

举个栗子:

联盟链里的A银行和B券商做了一笔交易,不想让C银行知道。

C不知道就不知道呗。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但A和B却偏偏需要让C给别人证明这笔交易有效。这特别像女票对你说:“跟你说个事儿,你要答应我。”你问:“你得告诉我什么事儿。”女票说:“你必须先答应。”

 

其实,这在数学上是可以做到的。

有一种掉渣天的技术叫做“零知识证明”,简单的比喻就是,我不需要看你上四年大学的录像,只需要你拿一张毕业证来,我就相信你上了大学。

当然在“零知识证明”中,这个“毕业证”是通过数学算法算出来的。只不过这种玩法特别消耗算力,一般开一个“电子证明”要几十秒钟。几十秒钟,对于银行间对账来说黄花菜都凉了,完全不能忍。

这种技术已经涉及到了如今密码科学的最前沿,微众银行认为可以和学术界联合研究。微众在学术界本来也有不少合作伙伴,比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南洋理工、港科大、深大等,联合建立了好几个实验室,开翔团队和老师们专项开展了密码学方面的研究。

研究的目标之一就是:把开具一个零知识证明的时间控制在零点几秒。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

4、大规模网络处理

比特币每秒处理7笔交易。

但是在金融界,每秒1000笔交易是很正常的,如果在交易高峰,每秒达到几万笔也是轻而易举。

当然,联盟链由于记账节点少,且相互信任程度高,不用换各种姿势反复验证,理论上要比比特币快很多。但要达到每秒上万笔交易的能力,仍然需要吐血优化。

开翔告诉我。金融交易数据疯起来,分分钟恨不得有1T数据写入。很多记账节点遇到这样的峰值,计算能力都会跟不上,甚至网络吞吐也堵塞。好不容易把计算和网络搞定,回头一看,硬盘读写速度又撑不住了。

 

这种情况有点像打地鼠,这个刚敲下去,那边又冒出头来。

为此,整个区块链代码都要做细致的优化。这种操作的细腻程度,无异于像把草莓上每一个籽都用牙签挑下来。Hata 和同事们做到最后生无可恋,恨不得把电脑桌面都换成国旗来支撑自己的残念。。。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6年8月,微众银行终于宣布了自己的第一款区块链应用——机构间对账平台。

在屏幕前遥测几大金融机构的对账系统切换到链上,Hata 和开翔就像操纵着神舟飞船和天宫对接,手心里都是汗。

第一个区块被成功打包,第二个,第三个。就像一台赛博空间里的精密汽车,各个零件顺滑咬合,每一声引擎轰鸣都像是唱诗班的吟诵。直到这时,Hata 才确定,自己和兄弟们过去一年多的苦没白吃。

这套系统其实分了两个部分:上层的对账应用就像车的驾驶座舱,真皮座椅高档车机,使用起来很方便;但只有把车体拆开,才能看到发动机和底盘上一整套传动装置——那个闪烁着金属光泽,致密而精巧的区块链“操作系统”。

说实话,在微众银行刚开始宣布研究区块链的时候,业界有很多人是等着看笑话的。其实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区块链技术本来就非常不成熟,银行又是对安全性要求高到变态的行业,这就像一个穷小子追求白富美,之间隔了九十九个山头,微众想一步跨过去,估计要扯蛋。

不过,随着对账系统在真实的金融环境里跑到今天,2000万笔交易记录,零故障,到了“无槽可吐”的地步,质疑声像夏日清晨的海潮一样次第退去。

 

六、打开那扇门

2017年4月,一张巨大的白板,面对一群扶着眼镜的宅男。

不大的会议室里,挤进去二十来号人。Hata 手里拿着马克笔,组织大伙七嘴八舌地提意见。而在白板的最中心,写了两个字:开源。

没错,他们在和金链盟伙伴商量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是否要把花了两年时间开发的区块链操作系统开源出去,给所有人免费用。

“这么好的操作系统,要是不开源,肯定能有不少商业机会。”有同事说。

“正是因为我们写的这个系统好,开源之后,肯定会有好多行业在我们的代码上构建他们的应用,到那时候,咱们这个屋里,有一位算一位,都创造了历史!这一天如果真的来了,微众银行还愁没有商业机会吗?”另外一位同事说。

Hata 决定让大家把开源的好处和不开源的好处都罗列在白板上。

“结果,开源的好处有那么长!”Hata 极力伸开双手,给我比划。

故事讲到这,中哥很想暂停一下,说两句“开源”。

很多人把开源理解成为“免费”、“做慈善”。这虽然也没错,但却没有触碰到开源真正性感的地方。开源其实是“风险--收益分配模式“的一种。

1)把“风险”和“收益”都揽在自己怀里,就是闭源。就像迪士尼那样,自己培养了十几年的画师画出一部好动画,赚来的钱都是我的;一部动画没人看,赔钱我乐意。喜欢这种玩法的一般都是“武林大侠”,剑影闪现,对手应声倒地,酷到没朋友。

2)把一部分“风险”和一部分“收益”交给别人,就是开放。比如麦当劳,核心品牌和配料都在总部手里,但各个门店却独立揽客。实际上每卖出一个汉堡,门店是要和总部分钱的。不过,对于总部来说,这种玩法就可以交很多朋友。

3)把“风险”和“收益”跟所有人分享,就是最骚的操作——开源。这有点像“兰州拉面”,大街小巷的兰州拉面并不是一个老板,但他们却共同维持着一套牛肉面的“开源做法”。吃货们今天在你家吃牛肉面觉得好吃,转天也会去其他家吃;反之,一个城市里所有兰州拉面都卖得不错,你家的生意肯定也不会差。在这种模式下, 任何两家拉面店的老板都是好盆友。

如果你问有没有“把风险给别人,把收益给自己”的分配模式,我只能说,这种生意连刑法里都找不到。。。

说回我们的故事。

其实,在另一间办公室里,马智涛早就做好了开源的决定:

当年谷歌把 Android 开源,人们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把代码白白给出来。后来 Android 占领了大部分手机,开始依靠 Google Play 这些生态附属品盈利的时候,其他人看明白了,也早就出局了。

他说。

2017年12月,微众银行联合金链盟开源工作组,把 BCOS 的金融行业完整版完全开源,这就是如今业内大名鼎鼎的 FISCO BCOS。

 

猫娘是我加的。。。

七、分布式商业的序章

代码全都上传到 GitHub!OVER!开源完毕!然后嘞?区块链团队这些攻城狮们大眼瞪小眼。

“把手机掏出来,咱们拉群!”Hata 说。

别看微众银行区块链团队的人少,但却卧虎藏龙。这些大牛每个人都是业界几年十几年的大咖,他们的微信里几乎装着中国程序员的半壁江山。“FISCO BCOS 体验群”、“FISCO BCOS 官方答疑解惑群”、“FISCO BCOS 开源群”。各个公司各种型号的大牛就这样被拉进群里,劈头盖脸一顿安利。

这还远远不够,注册官方公众号,在里面发 FISCO BCOS 的技术文章。什么叫 CSDN,哪个叫微博,全都无差别进军。这群“丧心病狂”的人居然在人民网都开了账户。

搞完线上布道,Hata 还觉得不过瘾,开始组织“全国巡演”。

各大区块链会议,各大技术峰会,只要有机会,开翔就上台给大家讲解 FISCO BCOS 技术的优势。从2018年开始,每个月 FISCO BCOS 团队都在全国各地开宣讲会,雷打不动。

整个2018年,我估计我的演讲时间得有80-100小时,每个月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外地宣讲,连媳妇见我一面都得“预约”。

开翔笑着说。

每次出去演讲完,微信群里就多几十号“粉丝”,开翔表面上一脸严肃,回家能抱着手机美半天。没错,FISCO BCOS 开源社区最初的成员,就是这群技术信徒一个城市一个城市跑,一点点吸引过来的。

低着头耕耘了整整一个寒暑,到了2019年,这帮技术宅一抬头,猛然发现 FISCO BCOS 已经跑在了数百家公司的系统里,应用范围也从金融扩大到了文化版权、司法、政务、物联网、智慧社区、公益事业、人才招聘、游戏娱乐等多样场景:

澳门政府基于FISCO BCOS推动智慧城市建设;人民网基于FISCO BCOS推出“人民版权”平台,构建新闻版权联盟链;亦笔科技基于FISCO BCOS 把长达数月的仲裁流程缩短到 7 天左右,仲裁费也得以降至几百元;猪八戒网的同事们,基于 FISCO BCOS 搭建了一套存证保全平台;武汉链动时代基于 FISCO BCOS搭建了区块链不动产登记系统;长虹信息安全灯塔实验室提出了跨平台互联方案,可以实现设备互联和数据共享。等等等等。。。

还有很多公司,直接拿开源的 FISCO BCOS 代码做成服务,官方都不知道。

那天我和前同事吃饭,他突然告诉我,现在他的创业项目,里面一个核心模块就是基于 FISCO BCOS 做的。我问他为什么不来找我。他说:不用找你啊。。。

开翔笑。

2019年7月,由工信部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区块链开发大赛落下帷幕。11个获奖项目里,有4个都是基于 FISCO BCOS 做的,也是最多的。分别是版权保护存证系统、基因数据确权、智慧城市区块链、电子送达行为保全与追溯系统。

 

另外,在FISCO BCOS这个底层基础平台之上,微众还提供了中间件层WeBASE、应用组件WeIdentity和WeEvent,并且也全部对外开源,让使用者能更加高效便捷的进行应用开发。

“分布式商业”,这场开启于四年前的大胆想象,此时正像呜咽的黎明,期盼一场霞光万道。

八、有梦想的人

我的团队被我“害”了。刚开始研究区块链的时候,如果大家没跟着我,而去买了比特币,现在。。。。估计都财富自由了。

马智涛笑。

“但是,几年过去了,团队核心骨干没人离开。那我猜大家知道我们在做的事情有多伟大。”他接着说。

马智涛的独白让我想到了一段往事。

1964年,华人物理学家高琨提出一个脑洞——用光代替电,用玻璃纤维代替导线传输信息。这就是光纤的由来。

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人们“跨过山和大海”,在这颗蓝色星球上铺设了将近10亿公里的光纤;也正是在这些年里,一群默默无闻的工程师一点点改进光纤制造工艺,让远距离光纤传输的损耗,一个百分点一个百分点地下降。

普通人没办法说出来任何一个工程师的名字,但正是他们一点点创造了肥宅们赖以生存的互联网的真正基座。

降低人类社会的“摩擦力”,是一项漫长伟大的事业。而区块链和与之相关的底层操作系统,正在承担着异曲同工的职责。

这件事情给世界带来肉眼可见的改变,也许需要五年,也许需要十年,也许需要更久。

你、我,几乎每个人都看到了,这些年有无数人通过区块链赚了快钱,赚了大钱。但微众银行这帮技术宅,还是和当初一样,天天升级 FISCO BCOS 的代码,天天去宣讲区块链的技术,一点点实现“分布式商业”的梦想。

“这么多年,你们没有一丝动摇吗?”我不怀好意地问 Hata。

区块链肯定不是今天做,明天就能做成的事情。我们要走长路,走夜路。两万五千里的长征,没有共产主义信念是不行的。

他看着我,笑了。

这世界上总有有梦想的人。

蒂姆·伯纳斯·李在1989年开发出了万维网,他本来可以为自己的发明申请专利,获得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荣华。1992年,他甚至成立 Websoft 公司,想要销售自己的浏览器产品。但是,他目睹了互联网标准的争夺愈演愈烈,最关键的时候,他决定将“www”标准完全开放,永远免费。

从那时开始,HTTP 协议才成为了互联网通行至今的协议,每次人们在网址前输入www,都像是对他的一次感谢。


联系我们
电话:023-6818 6735
邮箱:zhsseduadmin@zhssedu.com
北京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沙阳路18号北京科技职业学院内
重庆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城路139号北大经济学院西南分院

咨询电话:15696141638(饶老师)

北京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沙阳路18号北京科技职业学院内

重庆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城路139号北大经济学院西南分院

北京总校 宣传手册
回顶部